多面BNB

1月19日完成第14次销毁后,BNB的供应量缩小至1.7亿多枚,这距离币安最初承诺的「销毁到1亿枚」还差7000多万。

币安决定要加速销毁,既为了让兑现承诺的周期缩短,也让BNB不再仅与币安CEX的交易量挂钩。这和BNB的角色变化有一定的关系——它从平台通证逐渐成了贯穿币安生态的链上通证。

过去三年里,BNB以币安交易所平台币的角色出现在加密资产市场,承担着站内手续费折扣、Launchpad认购凭证等功能,但也不断向外拓展它的边界,比如,支付商品和服务。

自从2019年4月「移植」到币安链上后,BNB不仅是「平台币」了。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更是在2020年年初就表示,要让BNB逐渐脱锚币安的中心化业务。当年的9月,币安智能链BSC在DeFi热潮中诞生,BNB有了更加「去中心化」的方向。

在最新博客中,赵长鹏给BNB的定义是「成为应用级的区块链」,想让它成为一个真正的大规模普及的应用,「BNB必须实现每日能促成数十亿笔交易。」

BNB的角色越来越多面,人们无法拿它与比特币或以太坊作比,它走在自己的路上。



币安计划加速销毁更多BNB

1月19日,币安生态通证BNB完成了诞生以来的第14次销毁,又有价值16579.1万美元的361.9888万枚BNB退出了流通市场,「这是币安有史以来折合美元价值最高、BNB销毁数量最多的一次销毁行动,」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在博客中说。

销毁当日,BNB开盘价为45.4美元,以42.5美元报收,最高价为47.1美元。

BNB过去一年保持了持续上升的态势

「47美元」也创下了BNB诞生3年来的新高,初始发行价为0.1美元的BNB已经涨了46900%。赵长鹏写入博客时,选了一个更保守的涨幅43000%。

这次销毁也让BNB的总供应量减少到了1.7亿多枚,距离币安承诺的销毁供应用量的一半即1亿枚,还有7000万BNB待销毁。

按照币安平台的交易量,执行每季度一次的BNB销毁,已经一共完成了14次,达到了币安最初承诺数量的13%。

在赵长鹏看来,这样的销毁速度有点慢,「以这个速度计算,完成全部销毁工作大约需要26年。」他指出,BNB销毁速度慢,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BNB价格快速上涨影响。

这并不难理解,即便币安实现了大规模的交易业绩,当BNB的价格越来越高时,这些交易业绩反馈为美元折算到BNB上时,只会让销毁数量变少,不利于BNB通缩,更需要延长币安完全兑现承诺的周期。

「我们认为是时候加快销毁速度了。」到底怎么加快,赵长鹏说,还没有100%确定,「目前计划大约在5至8年完成1亿枚BNB的销毁。」

币安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加速销毁频次,要么增加销毁的数量,但后者受限于币安交易量这个条件,市场也常常用BNB的销毁价值来推算币安的收入。

在保证「销毁1亿枚BNB」的承诺不变下,币安要提速,赵长鹏明确指出「将销毁更多的BNB」,唯一的改变是,销毁数量的来源不再仅由币安交易业绩一个指标决定。

事实上,第13次(去年10月)和本轮第14次销毁中,已经有1万多枚销毁的BNB来自于非CEX交易业务,而是源于「币安反黑洞计划」。这个计划旨在帮助那些在币安智能链(BSC)网络转账时,因操作失误而造成资产永久损失的用户。

反黑洞计划的想法出自去年9月。当时,一名币安智能链的用户将时值2万美元的867枚BNB,误转到一个无人使用的智能合约地址中,「类似的事情在加密资产领域已发生过不止一次。」

币安在官方博客中表示,在尊重加密世界崇尚「Code is law」(代码即法律)的前提下,币安无法通过干涉智能合约挽回这些用户打错的资产,且因BNB无通胀机制,也无法重铸等量的BNB弥补用户,但可以运用销毁的逻辑,拿出团队自己的BNB补偿用户的损失。币安也利用此前「运河计划」中可实现的锚定Token功能,让补偿资产不仅限于BNB。

「用于挽回用户损失的BNB来源于团队所持,最终进入销毁通道。」币安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自反黑洞计划推出后,BNB从第13次销毁开始就多了一项销毁来源。

去年9月18日,币安公告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7月1日至9月30日)起,BNB的季度销毁计算方式调整为:实际季度销毁BNB代币数量 = 原定销毁BNB代币数量 + 「BNB反黑洞计划」中补偿返还损失用户的BNB数量。

这是目前币安加速销毁BNB的一个执行方式,「你现在已经看到一次了,未来在销毁时,我们到时会看到有多快。」赵长鹏在博客中的表述也透露出,币安将产生更多加速销毁BNB的方式。



BNB摘掉「平台币」标签

提到销毁,币圈人脑子里最先闪过的场景常常是「平台币通缩升值」。而无论是「平台币」还是「通缩」,币安都是最早的弄潮儿。

2017年7月,当BNB诞生时,人们仅仅觉得它是币安这个中心化交易所发行的平台币,是成百上千的以太坊ERC-20标准下的Token之一。不过有「黑马」币安的背书,0.1美元初始发行价的BNB吸引了投资机构及普通用户的兴趣,上线10多倍的涨幅更是让市场疯狂,更没想的是,BNB能在上一个牛市时登上25美元的高点。

最初,用户看到的BNB身份就是平台币,它可以在币安的交易市场中被当做手续费折扣券,同时也有与其他资产兑换的交易对;2019年,币安推出Launchpad,BNB又增加了认购新资产的功能;随着市值的增长,BNB也被30多个交易平台视作优质资产,引入到多个非币安的交易市场中,这客观上扩大了BNB的流通范围。

尽管BNB发行之初,币安就表示这个Token未来将会上链,但在当时追求币资产百倍回报的币圈人,将这种愿景当成了「画饼」,人们看待BNB的价值时,会用其他资产的认知来对照——有买盘才能增值,要么就持续通缩。

直到现在,也有人会认为,BNB是币安「拉盘拉起来」的,但凡BNB价格出现回调或横盘,就会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询问「币安什么时候拉盘?」

「用句流行的话,我不负责BNB的币价。」在最近一次采访中,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对蜂巢财经说,像这样一个体量的资产,其价格只能交给市场,「整体市值和涨跌已经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了,我们也相信,最终价格会回归价值。」

BNB的市值已经超过60亿美元,持续上升的过程中,既有市场的推波助澜,也有币安早期的经营。而事实上,BNB是最想摘下「平台币」标签的加密通证。

初期,BNB靠走出交易市场来撕标签,它不断成为一些电商平台、在线商家的支付方式,用于购买商品和服务。比如,CoinPayments、Travala.com等数字资产服务商支持BNB用于支付,场景包括购买商品、游戏,预定酒店和航班等等。

走出币安交易业务,是BNB撕掉「平台币」标签的一步,而最重要的莫过于BNB真正成为去中心化的链上Token。

2019年4月23日,币安链Binance Chain启动,币安也成为首个落地公链的交易平台。当日,BNB上链,正式脱离ERC-20标准,成为币安链主网的底层通证,这也意味着,它不仅仅是一个交易所平台币了。

今年年初,赵长鹏又在博客中更为明确地强调,要让BNB脱锚于币安这个中心化交易平台。

2020年成就了BNB进一步「去中心化」。6月起,DeFi在以太坊上掀起高潮。9月,在经历了5个月研发,币安智能链BSC上线,成为与币安链平行的区块链网络,支持智能合约创建,BNB成为质押资产,可支持BSC链上DeFi应用的流动性挖矿。

BSC链上应用一览图

将近4个月的时间,已经有100多个项目构建在BSC上,链上地址达82万个;300多万BNB被BSC的验证者质押,产生了6万枚BNB质押奖励;390多万枚BNB被使用或存储在BSC上。「在上一个季度中,BSC的交易量达到了以太坊网络活动的40%左右。」赵长鹏如此总结道。

至此,BNB的身份已经呈现出多元化。它在币安CEX内,依然承担着交易手续费折扣券的角色,依然可以在Launchpad上认购,也因为币安在DeFi与CeFi的链接下,成为站内新币挖矿的质押资产之一;在站外,它是全球多个商家和应用支持的支付手段;而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世界里,它是币安链、币安智能链、币安DEX的燃料。



「BNB有自己的路」

61.58亿美元市值的BNB,已经足够在加密资产市值排行榜中进入前十。而BNB的市值排名曾一度进入前五。

「BNB会成为比币安更大的存在,所以我们认为BNB目前的体量还远未到其天花板。」何一见证了BNB的一路演进。而今复盘下来,她认为,币安团队对BNB的整体思路从最初就比较清晰。

这一点,从币安为BNB不断增加站内、站外的各种场景上可见,也能从规划公链、落实BNB上链中有迹可循。

但行业发展和市场需求的变化是币安无法左右和控制的,比如DeFi这波浪潮,「可是有意思的是,我们先前的准备和实践,都不是白费,浪潮来的时候,迎上去就好了。」

何一回忆,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币安在DeFi领域布局了很多板块,BSC之前,就已经有DEX和矿池等产品。

拿CEX业务来说,LINK等一系列后来在DeFi中吸睛的项目,早就上线了币安交易业务中,并和其他业务产生了合作,「我们一两年前就看到了DeFi潜力,2020年年初甚至预测了它会爆发,所以才会在4月的时候,内部就立项了BSC,当市场热度起来时,我们恰好准备好了,BNB也在已经在币安链上跑了许久,融入BSC也是顺理成章的。」

赵长鹏本人也是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忠实信徒,他不只一次地强调过币安要走向去中心化。币安整个团队的工作方式都是分布式地展开的,币安人撒落在全球各地,线上办公成为了常态。

币安链和币安智能链如同这个团队崇尚「去中心化世界」的一种落实,何一说,BNB成了贯穿币安始终的链接,「它是币安整个生态系统的GAS。」

对币安内部来说,BNB也是他们工作表现的反馈。何一曾说,她很少看BNB的价格,熊市时,不时有用户私信她BNB下跌,她无从左右市场,「能怎么办呢,低头好好干活呗。」她认为,币安过去3年多的时间,每走的一步都被反应在BNB的价格上,BNB的市值最高曾达到全球第5的位置,市场体量已经超过了币安所能左右的范畴,「我们只能左右自己的工作。」

何一和赵长鹏常常被问的另一个问题是,BNB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比特币或者以太坊。

「BNB比较像自己一点,我们在走一条没人走过的路上。」何一说,BNB从未打算取代比特币或以太坊,从长远来看,币安希望BNB成为多个具体应用的区块链原生Token,它的共识要靠使用它或者说持有它的人来决定。

「我们一直希望BNB成为应用级的区块链。」这是赵长鹏的答案,他有一个目标,「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大规模普及的应用,BNB必须能够实现每天促成数十亿笔交易。」

总供应量1.7亿BNB中,有390多万枚存储或使用于BSC链上,而在币安链上,BNB 创造24小时交易价值为3.35亿美元。距离创始人的目标,BNB尚有留白,正如赵长鹏所说,币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一直在努力。」


互动时间:

你最看好哪个交易所生态通证?


蜂巢财经现已开通视频号,欢迎VX搜索并关注【区块链情报局】,实时掌握行内最新动态哦~


【广告】添加微信送惊喜,七年现货从业经验实力派导师并且拥有上万粉丝24小时免费为币友提供服务指导,现货合约中长线布局并且在线解套服务,微信LG20216666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与作者之间的任何争议,与本平台无关。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irena@aicoin.com,本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

发表评论
2021-01-21 05:03双顺
波卡DOT号称万链互联,跨链之王🐮,无限扩展 快速升级🦄值得期待回复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