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电挖矿进了局子,比特币与人身自由你选哪个?

  • BTC看多
  • BCH看多

世界上最硬核的偷电挖矿事件是俄罗斯人丹尼斯·贝科夫(Denis Baykov)干出来的。

 

2018年2月的一个凌晨,在莫斯科郊外的前苏联核能研究基地萨罗夫,一位名叫丹尼斯·贝科夫核物理研究员正准备盗用研究所的超级计算机挖比特币,研究所的这台超级计算机每秒能进行1千万亿次哈希运算,大概相当于100台蚂蚁S9矿机的总算力。

 

然而正当研究员贝科夫先生刚刚开始挖矿,并沉降在“一夜暴富”的黄粱美梦中时,位于莫斯科的核能控制基地的警报被拉响了,这位被比特币财富神话蒙蔽了双眼的研究员被当场抓了个现行。原来,这台超级计算机早已与莫斯科核能研究控制中心链接,只要联网(挖比特币必须要联网),控制中心就能够收到报警。

 

最终这位丹尼斯·贝科夫被罚款7000美金,暴富是不可能暴富了。

 

考虑到盗用“超级计算机”挖矿、前苏联核能研究所这些高大上名词,这大概是近两年来发生的最“硬核”的偷电挖矿事件。事实上,近些年发生的偷电挖矿事件还有很多很多,并呈现逐渐上升的态势。

 

 

1、屡禁不止的偷电挖矿

 

据一本区块链此前调查,2018年涉及比特币的169起案件中,偷电挖矿案达到了20起,占案件总数的12%。其中黑龙江省偷电挖矿案有9起,全部在大庆市。另一个偷电挖矿很流行的城市是唐山。这两个城市有一个共同点:或有油田,或有煤矿,资源丰富,容易得手。

 

分析众多偷电挖矿案例我们发现,采用这种极端行为降低成本的矿工往往会面临矿机被没收,锒铛入狱并被罚款的结局。

 

江苏镇江特大盗电挖矿案作案现场

 

其中,发生在江苏省镇江的特大矿机盗电案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2019年12月24日,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镇江特大“矿机”盗电挖比特币一案,并当庭宣判。据悉,此案是江苏省有史以来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盗电案件。法院经审理查明,为降低运行比特币“挖矿机”高额的电力成本,2017年3月至2019年5月间,兰某锋、李某、毛某海共谋在镇江市丹徒区等地租用场地,通过互感器短接等方式,盗窃国家电力挖取比特币。

 

在这起特大偷电挖矿的案例中,公安机关共计查获了4000台矿机,被判定盗窃电力共计价值2000万元。

 

为破获此案,镇江警方组织100余名警力,对先期查明的9处矿机放置点和4处主要嫌疑人居住地同时展开抓捕行动,当场抓获涉案人员22人,查封矿机3000余台,并现场查获了盗电设施。

 

这是目前为止,国内涉嫌金额最大的盗电挖矿事件——真是给矿业抹黑啊。

 

近两年被曝的盗电挖矿事件

 

当然,盗电挖矿也并不都是涉嫌金额上千万的案件,也有因为盗窃电几万元就东窗事发的。

 

援引哈尔滨新闻网6月22日的报道,2019年6月22日,黑龙江省厅垦区公安局绿色草原派出所接到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采油九场保卫大队副大队长打电话报警,称有人在龙虎泡采油作业区内盗用油田用电。

 

接到报警到的民警调查发现,有人正用20台矿机挖掘比特币,偷电“矿工”用油井的电力来供其矿机挖比特币,经初步核算,该犯罪嫌疑人给油田造成的经济损失约48560余元。

 

想必那些一交电费就以数十万计的大矿工必定会为此不齿——为偷区区几万块的电费抹黑整个矿业,丢人啊。

 

当然,偷电挖矿现象并不仅仅出现在大陆地区,下面这一个案例则是发生在宝岛台湾。

 

援引CoinDesk 2018年12月27日的报道,台湾一名男子因涉嫌盗用电力挖采价值数百万的加密货币而被捕。该男子从17个商店窃取价值超过1亿新台币(合325万美元)的电力,用于挖采比特币和以太坊。

 

当然,这些案例只是众多偷电挖款案件中的一小部分,这些触犯法律的行为,势必会遭到惩戒。那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矿工冒着坐牢、矿机被没收的风险也要“尝尝”免费电的滋味呢?

 

当然是暴利诱惑。

 

 

2、偷电挖矿有多暴利?

 

据BitcoinEnergyConsumption.com估算,目前全年比特币挖矿消耗电能为731.5亿千瓦时,超过捷克全国用电量,大概是北京市全年用电量的1.7倍。高能耗的过程保证网络安全的系统,确保其去中心化使命的顺利完成。

 

不过,矿工的每一度电投入可不是为了网络安全,挖矿只为三件事:利润,利润,还是利润。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嘛。

 

电费越低,盈利能力就越强,因此很多矿工将自己的矿场建在了云贵川的水电站周围,有的则干脆携矿机出海,到伊朗、俄罗斯西伯利亚、美国、西亚、中东等地,这些地区的特点之一就是电力资源丰富,电价低廉。

 

当然,要是能找到免费电就好了。因为免费电回报是惊人的,这也是部分矿工铤而走险的根本原因。

 

 

一般而言,一台性能不错的比特币矿机,例如S17,从买回来到被淘汰预估使用周期为36个月,在电力成本为4美分/kWh计算,这台矿机从开始工作到被淘汰,其综合花费中电费占比为59%;矿机成本、维修成本、矿场租赁费用被属于资本性支出,占综合支出的36%;运营成本包括运维人员费用等占综合成本的8%。

 

从这组数据我们得出结论,即便完全使用水电挖矿,电费成本为4美分/kWh的理想情况下,挖矿成本支出中电费占比能达到六成。如果矿工使用的是新疆、内蒙地区的火电(电价一般为6美分/kWh),其电费成本占比将会更高。

 

但是,对于盗电矿工而言,电费支出忽略不计,在同等条件下,挖矿成本将大幅度降低。

 

 

根据BTC.com挖矿计算器,一台当前售价为500元的二手S9矿机,算力为10Th/s,在电费几乎为零时,日收益能达到10元,不到两个月就能回本,此后每多挖一天就都是赚。

 

以江苏镇江特大“矿机”盗电挖比特币一案,假设犯罪者的4000矿机均为S9,在电费为0的情况下,每天的净收益将达到4万元,一个月纯利润就高达120万元。

 

因此,暴利是偷电挖矿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

 

从俄罗斯核能研究所的硬核盗电,到国内矿工屡禁不止的偷电挖矿,未来也许偷电挖矿事件还会出现。但是,比特币网络需要矿工提供的安全保障,但也也需要矿工合法挖矿。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与作者之间的任何争议,与本平台无关。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irena@aicoin.com,本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赶紧抢沙发吧!